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内容

张钰凰长篇小说《血战织金》节选12、13-织金文苑

73 全部文章 | 2021年03月07日

长篇小说《血战织金》节选12、13-织金文苑


内容提要
织金县位于贵州中部偏西,地处乌江上游支流六冲河与三岔河交汇处的三角地带,秦属巴郡,汉属牂牁郡,至唐为晖州;宋、元、明为毗那;清为平远州;民国三年改称织金。
织金县由于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四面山脉高大,山高林密,历来是兵灾、匪祸出没之地。民国时期,由于政治腐败,社会动乱,在织金范围内相继出现了四股悍匪东霸天、南霸天、西霸天、北霸天,其中以南霸天势力最为强大。这些地方武装相互勾结,各自称雄,互求自保,拼杀战乱,喋喋不休。织金人民群众深受其害。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7军50师149团1营进入县城接管,和平解放织金。原县参议员李名山不甘心失败,与台湾派遣的特务相勾结,网罗普定、郎岱、纳雍、水城、安顺、清镇、平坝等地土匪、恶霸地主和地痞流氓,拼凑起“八县反共总指挥部”,并自任“八县总指挥”,大肆造谣、抢劫、杀害我干部和农会积极分子,严重地威胁着新生的人民政权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面对嚣张的土匪,我人民解放军奉命进入织金剿匪,第二次解放织金。在当地党委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剿匪部队终于全歼了盘踞在织金周边的顽匪,肃清了匪特分子,为织金顺利开展土地革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2
就在盘踞织金的土匪,在县城为所欲为、狗咬狗的时候,人民解放军135团在攻克郎岱安家窗子洞,活捉反动分子“国大代表”安克庚和国民党保安一团二营营长安克定之后,奉命移师秘密进入织金剿匪。根据上级指示,135团兵分两路;一路由团直一营经六枝岩脚、三塘一线直扑珠藏,一路由二营、三营经岩脚直奔熊家场。经过几天艰苦的急行军,两路兵马先后到达预定的目的地。
四方洞,位于织金县内黑土与熊家场之间东侧大山——蒙坝河南岸山峰的绝壁上,离县城35公里。该洞四周险峰峻岭,悬崖陡壁。洞口约12米见方,在南山绝壁的半腰,离地面约百余米,深不可测,可容千人。峭壁刀剁斧切,险要异常,洞口居高临下,上下左右均无通道,若要进入,须借用绳梯或其他工具。因这里易守难攻、万无一失,历史上每逢战乱,富豪之家均以此洞为藏身隐财之所。正因为如此,匪首李名山才霸占此洞,将此处作为同解放军周璇之地。李名山霸占此洞后即在洞口筑石墙封口留门,将其作为反共反人民的巢穴。
此时,目的地所在的村庄死一般的寂静,村里看不见人,门窗破裂,院墙倒地。一栋栋被烧毁的民房,黑乎乎的柱子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在一户破烂的房屋门口的院坝里,一个年约60岁的老头看着入村的队伍浑身颤抖。褴褛的衣裤和打结的乱发上沾满了稻草,在那房屋的一角,一块门板横搭在几根断裂的被烧得黑漆漆的木柱上,门板下则铺满了稻草。不难猜测,这门板下的草窝便是他的家。
“大爷,村里人都到哪里去了!”一位解放军战士上前向他打招呼。
他好像没有听见似的动也不动,浑身颤抖得更厉害了,直愣愣地看着朝他打招呼的解放军战士。
“大爷,你别害怕,我们是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领导的队伍,是咱穷人的部队,我们是来打土匪的,土匪藏在哪里呀?”政委李尚文叫过战士,走上前去,握着老人颤抖的手说道。
老人睁开紧闭的双眼,看着同他握手的这位“大官”,不敢答话。
看着眼前的一切,李尚文的眼里湿润了。是啊!眼前这破败的景象,浑身闭着眼睛发抖的老人。这眼前的一切不就正好说明了土匪在这里烧杀抢掠,为非作歹,鱼肉百姓吗?群众存有恐惧的心理。
李尚文政委没有多说什么,看着这个没有完整一间房子的山村,每个战士对凶残的土匪恨得咬牙切齿的,真恨不得马上把这股为祸群众的土匪消灭干净。
利用休息的时间,战士们给老百姓修复了被土匪毁坏的房屋,院墙。顿时,小村里热闹了起来。战士们把泥土、粪草等一担担挑到野外,把每家被土匪毁坏的门窗重新安装好。又把每家的水缸都装满了水。
原来,当解放军队伍会合后,村民误以为又是匪兵来了,便携带家小,逃出家门去躲避了。而那来不及躲避的老人,闭着眼睛在那里等死。可谁知这群兵并没有为难他,待这群兵没注意他时,他便偷偷溜走了。傍晚,外出躲避的人都陆陆续续回来,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被土匪毁坏的门窗修好了,倒塌在地上的篱笆又重新扶正,屋里屋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打开房门,匆忙躲避时来不及拿走的东西一样不少,水缸里的水装得满满的......莫不是解放军打回来了?人们激动万分,偷偷议论着这支奇怪的队伍。正在人们议论的时候,一群战士向他们走来,和蔼地和他们打招呼。于是,村民们相信了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前段时间撤走的解放军回来了。村民们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争着向战士们诉说了土匪李名山如何欺压他们的罪行。
通过群众提供的线索获悉大匪首“八县总指挥”李名山就盘踞在不远处的四方洞内。掌握这些情况后,为防止李名山匪部夜晚从洞中逃匿,便立即组织人员对四方洞秘密形成包围。为进一步摸清敌情和熟悉作战地形。一营营长徐浩便带着一个班,乘着黑夜,绕到岩脚下,探听洞里的动静。但因洞口距离地面太高了,什么也没有听到。
“团长,地面距离洞口太远了,丝毫探听不到洞里的动静。没有找到上洞去的路。”一营营长徐浩向李正峰报告说。
“那土匪是怎么上去,下来的呢?”不待李正峰发问,三营营长王正坤急切地朝徐浩问道。
“据老百姓讲,土匪进出的路是一条狭窄的羊肠小路,都是用木板搭桥才能进出”。徐浩看看正在思索的团长李正峰,又看看徐浩。
“瞧你这急性子,仗有你打的,着急个啥啊!”李正峰道。
李正峰听完徐浩汇报后,又对四方洞认真观察后分析认为:“四方洞洞口位于蒙坝河南岸山峰的绝壁中央,仅靠一狭窄的羊肠小路用木板搭桥进出。洞前面是斜坡,再前面则是一片空旷而低平的田野,二里有连绵起伏的对头山。地势极其险要。像这样的洞穴,要想凭借炮火直接攻下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因此,我认为我们采取包围攻打的办法,将敌人困死。你们看这样行不?”
“行,就这样,围他个十天半月的,我就不信他李名山还能在洞里种出粮食。”
“如果大家都没有意见的话,那就这么办了。”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你们还记得上次咱们攻下郎岱安家窗子洞,活捉匪首安克庚及他老婆、儿子、女儿不。安克庚的女儿是李名山的儿媳妇。我们可以利用这个人劝李名山下洞投降。”三营营长说。
“对,咱们上次刚刚把他老亲家给消灭了,我想他也撑不了多久了。但李名山侄子李成龙,儿子李雄武等匪徒皆活动在外,而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我们此次围攻李名山,他儿子李雄武,侄子李成龙是不是会派来匪兵来增援解救李名山,解四方洞之围?”团政委李尚文担忧说道。
“这群匪兵不足为患,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徐浩说道。
“不能小瞧这股土匪,他们占有绝对的地形优势,我们在之前的几次战斗中都很清楚攻打洞穴的难度。并且这股土匪还有从其他地方赶来增援的,因此,各位千万别轻敌啊!”
“团长,此次来援的土匪,皆是匪首李名山的亲属,而其中包括他儿子李雄武、侄子李成龙。依我看,他们为了解四方洞之围,肯定来势凶猛。”政委李尚文道。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所以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对于此次作战任务作详细的分工。一营负责主攻任务;一旦李成龙及李成举匪部前来增援四方洞的李名山,三营就负责伏击李成龙、李成举、李雄武等率领的来援之敌,速战速决。其余人员,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李正峰说道。
顿了顿,李正峰又接着说:“各位,咱们都是经历过几次攻打洞穴的艰苦任务,我想大家都应该很清楚其中的难度吧,大家可不能轻敌,做好充分的准备,以不变应万变,大家都清楚自己的任务了吧!”
“清楚了。”各营指战员异口同声地回答。
凌晨,天公并不作美,下着蒙蒙细雨。按照团部部署的任务,一营作为进攻四方洞的主攻部队。天还未亮,一营便携带几门小钢炮冒着细雨向四方洞前进,在佛晓前进入到四方洞对面山坡上的阵地,架好炮后,随即对四方洞洞口发炮开始猛攻。
此时,匪首李名山和其他匪徒还在睡梦中,忽听外面炮声轰鸣,又见看守洞门的匪兵来报,洞外面已经被解放军包围了。李名山慌忙从床上提起一件衣服披起,手里拿着枪慌忙带着田振武就往洞口边跑去。只见洞外面的田坝里,对面的山坡上全是解放军部队,而洞口更是浓烟滚滚,火药味十足。
李名山像只泄了气的皮球,颓废地说:“完了!完了!前日才听说在攻打郎岱的窗子洞,怎么今日就杀到了我四方洞啊!”
田振武连忙给李名山打气道:“团座莫急,咱们四方洞易守难攻,上不挨山顶,下不贴地面,只要咱们派几个兄弟守住洞口,晾他解放军就算是长有翅膀也别想攻进来。”
“那还磨蹭什么,还不快去安排人给我盯紧洞口,防止共军偷爬进来。”李名山怒喝着田振武。
此时,四方洞对面的解放军停止了炮轰,在四方洞洞口下方及两面的解放军战士用喇叭筒喊话:“李名山,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下洞投降!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只要你们投降,放下武器,我们优待俘虏,保证你们生命安全!……”
喊话的解放军战士刚说完,只听见从半山崖的洞里射出“呯呯”的开枪声音:“狗日的共军,老子投降不投降都是死,别让我逮着你们,逮着了定把你们扒皮抽筋点天灯,让你们求死不得!”
负责做思想攻势的张炳喊了一上午的话,宣传了党的政策,却不见动静。便组织兵力朝四方洞缩小包围圈,但刚一靠近山崖,匪徒就从洞内朝靠近山崖的解放军战士放枪、丢手榴弹。
为了不让匪首李名山有逃逸之隙可乘,135团全体指战员一连数日昼夜坚守战斗岗位,包围包打。每天在四方洞对面用炮轰击四方洞洞口。
然而经过三天的攻击,却不见敌人一点动静,难道是里面有暗洞,李名山匪部已经转移了?还是已经全部被打死在洞里了?其实也不然,因四方洞洞口小,而洞穴很深,炮弹无法打进洞里,仅仅只在洞边爆炸。而此时的李名山,因其所在四方洞位置险峻,易守难攻,李名山早就做好了长守此洞与解放军周旋的打算,并把他的所有家当及抢夺的物资解数搬进洞中。
除向李名山匪部盘踞的四方洞发动猛烈炮轰外,解放军隔几个小时便向李名山匪部发动政治攻势,向土匪喊话:“李名山你听着,国民党大势已去,安克庚已经投降,你儿媳妇也已归降我们,赶快缴枪投降!我们优待俘虏!”山洞里并没有射出枪声,一片沉寂。眼见喊话有效,崖下的解放军战士又喊道:“四方洞里的土匪兄弟们,我们知道你们都是穷苦人家的,都是被逼着干了土匪,只要你们缴枪下洞投降,我们解放军优待俘虏……”
“啪啪……”几声枪响,只见一名匪兵从四方洞洞口跃了下来。此时山洞里一片寂静,李名山握着还在冒着烟的枪朝着洞里的所有人道:“谁要是敢下洞投降共军,老子就毙了谁,王二狗就是谁的榜样。”
顿时,山洞里的其余匪兵皆鸦雀无声,因为李名山狠毒的手段谁都知道。
此时,三营派出密切注视着李成举、李成龙、李雄武等匪部动态的侦察员气喘吁吁地跑到三营向徐浩报告:“报告营长,国民党保一团团长李成举……纠集土匪……在向……四方洞增援!”他因为激动而有些结巴,脸上充满着惊喜的神色。
“你们怎知道?”团政委李尚文和徐浩几乎是同时问道。
“我们截听到了土匪求援的电报。还在那里讲话,请政委也去听听吧。”
李尚文和徐浩对望了一眼,便向团部摆放的电台处奔去。
转眼便到了团部。有几个侦察员围着电报机,还在那儿截听电报。见政委等领导赶到,立刻递上已经破解好了的电报说:“敌人已经是第三次求援了。”
李尚文接过电报,徐浩也凑近来。只见电报上写着:
“……吾儿,四方洞情况紧张,共军虽未攻入洞口,但于对面山坡上架六〇钢炮每天朝洞口炮轰,为父每日胆战心惊。盼儿及时带兵前来解父之围……”看这语气,应是李名山发给其子李雄武及其侄子等人的电报。从字面上,依稀看得出盘踞在四方洞里的慌张。
“果然不出所料,李匪肯定前来救援,走,赶紧给团长汇报,做好迎战准备。”李尚文对徐浩道。
随后,李尚文和徐浩奔135团司令部。
135团司令部设在小山村里一位老乡的家里。此时团长李正峰和一营指战员站在挂在墙上的地图前研究如何攻破四方洞的计策。李尚文和徐浩走进去,把李成龙带领上千匪兵前来增援的意图报告给李正峰。
李正峰随即就在地图作了简单研究,因为此时蒙坝河处于断流时期,河里露出干固的河床。于是李正峰断定增援的土匪十分可能沿蒙坝河直上,因此决定在河两侧组织伏击。然后,团长李正峰嘱咐负责伏击增援土匪的徐浩一些须注意事项,徐浩敬了个礼并说了声“保证完成任务”后就离开团部,前往三营。
回到三营时,徐浩向三营将士们传达了李名山侄儿子、原国民党保一团团长李成举于明日下午乘天黑前来增援的情报。对此,三营指挥员打胜仗的信心都很大,个个摩拳擦掌,争先要求战斗任务。于是,徐浩便带领指战员前往蒙坝河进行地行勘察。并决定在蒙坝河下河,离上游四方洞一千米左右的地方伏击这股来援之敌。因这一带河两岸的地势较低,四周为起伏地带环抱,犹如盆形。正是易于发挥火力的最佳地点,打乱土匪阵势的大好设伏地。于是,决定在布置袋形阵地。
天蒙蒙亮,三营全体将士全部进入伏击圈,并隐蔽在蒙坝河两面河岸。静静地等待着敌人钻进“口袋。”里。
下午五时左右,按捺不住的土匪终于露面了。
李成举带着上千土匪,呈一字长蛇从蒙坝河的下游往上游四方洞方向走来,这里已经可以非常清楚的听见四方洞传来轰轰作响的炮声崔宇革,但土匪的行军速度磨磨蹭蹭,似乎在故意拖延时间,等待天黑。这可真是急坏了隐藏在河两岸的三营战士。
过了十多分钟,徐浩看到土匪大部分已经进入伏击圈时,便提着枪朝河底的土匪“叭!叭!两枪。随即,整个山野响起了雷鸣般的爆炸声。三营的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轻重机枪同时吼叫着朝走在蒙坝河里的土匪飞去。土匪突然遭到猛烈的炮火袭击,立刻乱成了一窝蜂,东一片,西一群。
由于三营攻势甚猛,只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大部分土匪被消灭在蒙坝河的干涸河床上,土匪头子李成举极其匪徒携带少数的匪兵仓皇逃命。
因此次任务的主要目标是攻下四方洞,三营并未追歼逃跑的残余匪徒。
围攻四方洞战斗打到第六天,眼看依旧无法攻下四方洞时,李正峰便要求135团所有指战员必须拿出作战方案,尽快攻下四方洞。当夜,指挥部灯火通明,全团指战员在商讨如何攻下四方洞的方法,有的说:用火力继续封锁洞口,把李名山匪部困死在洞中。但据老百姓说,李名山早已在洞里准备了粮食及其他物资,在里面呆几个月不成问题。有的说:干脆用绳子系住人的腰,抱着机枪从山顶吊下洞口,向里面扫射。但大伙一致认为这不可行,土匪在暗处,吊下去的战士在明处,莽撞下去的话肯定会吃亏。就在大家讨论无果的时候,一位战士前来报告说一老乡有攻打四方洞的方法。
据老乡说:“他们当地有一种小动物叫“泥猪”,经常破坏庄稼,躲藏在洞里。他们农民无法,为抓住“泥猪”可谓是想尽办法。后来便想到用辣椒、皮烟等辛辣东西在洞口熏,把躲藏在洞里的“泥猪”熏出来。四方洞洞内的通风条件不好,如果你们把辣椒、皮烟等辛辣的东西放在火里烧,产生的烟雾飘到洞里,或许能把李名山给熏出来。”
在送走老乡后,各指战员都认可老乡提供的方案可行。
于是李正峰说:“咱们就用老乡提供的熏“泥猪”方法,把李名山这头老泥猪给熏出来。”李正峰刚一说完,大家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围攻四方洞的第7天,135团依照老乡的建议,决定采取火烟熏的办法,将辣椒、皮烟等辛辣物放在燃烧的柴火中,一股股极度刺鼻辣眼的浓烟顺着风直扑四方洞内,不一会,洞内直传出一阵接着一阵的咳嗽声,洞口此时又被135团以炮火封锁。顿时,四方洞内的匪徒像处在一座大烟炉里,无法呼吸。
在对龟缩在四方洞里的李名山匪徒进行烟熏的同时,又利用俘获的李名山儿媳妇对其展开政治攻势。不到半天,住在四方洞里的匪徒被浓烟呛得气都喘不过来。
此时的洞里,弥漫着浓浓的烟雾,匪徒皆争向洞口呼吸空气,但洞口又被解放军用炮火封锁,无法靠近洞口,无奈之下。
“师座,与其这样被活活的闷死,还不如下洞投降,就算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田振武用一块湿布捂住口鼻朝李名山道。
李名山的眼睛被烟熏得红红的直流眼泪,一阵接着一阵的咳嗽。男人都无法忍受,这更苦了李名山带进洞里的老婆、女人及小孩。所有人都红着眼,流着泪望向李名山。
“天要亡我李名山啊!.......”李名山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站起来,女人、孩子及所有匪兵跟在他身后,待解放军停止炮轰,进行喊话时,弥漫浓烟的洞口摇摇晃晃地打出了一面白旗,表示投降。
待匪徒全部从四方洞下来后,李名山束手就擒。自此,四方洞战斗圆满结束。
这次战斗,活捉了匪首、八县总指挥李名山极其匪徒47人。打破了四方洞自古以来攻不破的神话。虽活捉李名山,但李成龙等人依旧盘踞在县城里。就在解放军押着在四方洞活捉的土匪往县城去的时候,不甘心的土匪再次聚集,妄图在路上解救李名山。

13
李名山被俘后,所辖群匪以其子李雄武,其侄李成龙聚匪丁守谦、李少恒、陈友山、汪家雄、刘成才、皮合清、杨孝郁等数千人,于熊家场到县城布下70公里长的“口袋阵”,妄图阻击押解李名山进城的解放军,营救李名山。此时,李成龙纠集群匪聚集于匪窝珠藏,准备待兵力筹集以后,在珠藏新街火草坝实施伏击,营救被解放军在四方洞擒获押解进城的李名山。眼看共军押解李名山等匪众已经从熊家场动身。李成龙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珠藏老宅里来回踱步,口里不停的嚷道:“县城增援的队伍怎么还没到,什么反共救国军织金纵队独立营,简直是乌龟队,眼看共军押解老爷子快到珠藏了,还不按时到位?”
坐在旁边椅子上,翘着腿,手里玩弄着盒子枪的皮合清沉思道:“莫不是路上出事了。”
李雄武一听,大惊失色,说:“难不成他们被共军拦截了?”
李成龙有点泄气的说:“不可能,从围剿老爷子的兵力部署来看,共军大部队都围攻老爷子,没有兵力顾及。”
李成龙问皮合清:“老皮,我们部队预期到达珠藏共多少人?”
皮合清答道:“目前从各地赶到珠藏的人马约八百人左右,如再加上从县城增援的李少恒带的队伍,人数估计接近一千人。”
“这个不靠谱的李少恒。危急关头,他倒是畏畏缩缩,龟缩在县城里。”李成龙大声地怒骂道。
李雄武道:“不管有多少人也要行动,错过这个机会,待共军押解老爷子进城,那个时候再想营救,是完全没有可能。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皮合清连忙道:“不管牺牲多少的弟兄,张钰凰我们也要把老爷子从共军手里救出来。”
李成龙道:“救救救,就知道傻干。这盘帐算过了吗?你们真以为共军就是聋子、哑子还是傻子?四方洞那个易守难攻的天险都被共军拿下了,你以为就凭我们在熊家场至织金这条道上就能截击共军?解救老爷子?弄不好,连我们的命也搭上。”
李雄武说:“营救老爷子成败就在此一举,这一仗我们就算是拼了血本,也要营救老爷子。我们生就一起生,死就一起死,集中力量,部署兵力于珠藏新街火草坝,全力营救老爷子,是死是活咱们各安天命吧!。”
皮合清说:“司令说得对,我们兄弟些都是在刀尖上讨生活的,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为了把老爷子救出来。我们生就一起生,死就一起死。我们用千把人的队伍,在珠藏新街火草坝截击共军,营救老爷子。至于能不能救出老爷子,或者在交火中死去,我们做兄弟的也尽力了。”
李雄武也跟着说:“我看就像老皮说的这样,集中所有队伍,部署在珠藏新街火草坝截击共军,让老爷子乘乱逃出。”
王大成:“这次我们已把所有的兄弟都集中了,万一在珠藏营救老爷子失手,我们往哪里撤退?”
皮合清毫不犹豫地说:“翻山越岭,往少普、阿弓、三塘方向撤退,那里山高林密,便于隐藏。”
陈友山:“珠藏的地形我很熟,我们就把兵力部署在新街火草坝,把共军打个稀巴烂,解救老爷子完全没问题。”
这时李成龙说:“我非常欣赏我们几位兄弟的同心协力,不畏生死的精神。仗我们要打,老爷子我们要救,但要保存实力,减少伤亡。”
“集中兵力,生死都要干一场!”李雄武大声说。
“我看共军为防止我们营救老爷子,对老爷子的看管肯定很严密,情况更不能轻视!”皮合清道。
这时,一个匪徒来报告说:“报告司令,我们从县城出发的独立营,在凤凰山被共军截获,兄弟被打死十多人,还有二十多人被缴获,其余人随李少恒司令逃回城里了。”
李成龙大叫一声:“天丧我也!”
他的脚有点站不稳,皮合清连忙上前扶住,李成龙又吼道:“有多少人就用多少人,一定要救出老爷子,与共军拼个鱼死网破!”
这时,又有个哨员回来报告:“报告司令,共军押解老爷子已经进入珠藏,人数估计上千人左右!您看是不是行动?”
李雄武长叹一声:“看来共产党已做好准备,现在我们的力量那么单薄,解救老爷子只能是送死而已。”
李成龙有点慌张了,说:“各位兄弟,我们消息已被泄漏,共军已知道我们行踪,救也难,不救也难,我想听听大家意见。”
皮合清道:“司令,临阵者切记不要犹豫,要果断,为了减少损失,你带一部分兄弟先撤离珠藏,到少普方向隐蔽。我带五百人在火草坝隐蔽,以待时机,截击共军,共军不是神仙,从熊家场押解老爷子步行到珠藏也会疲惫,我看好时机,就采取行动,以少胜多,以逸待劳。我一定要把老爷子营救出来!若营救失败,撤往少普方向时,你们也好接应。”
李雄武点点头说:“这一仗是我们拼了血本,我认为就像皮合清兄弟说的那样,兵分两路,一路往少普方向设伏,一路在珠藏新街火草坝设伏营救老爷子。营救老爷子成功,在退往少普方向时有个接应,如若营救失败,我们撤退的时候也有个接应。我看,这次就让我和皮合清兄弟一起吧,如果我们放弃这次营救老爷子的机会,待共军押解老爷子进城就更难营救了。我愿意和皮合清率领五百人驻防火草坝,截击共军。”
李成龙说:“我们的目标已暴露,单解放军的兵力就多我们一倍,目前共军实力强,你们这几百个兄弟去不就是自投罗网吗?白白牺牲啊,我们要保存实力,不能蛮干,能打就打,不能打就撤,保存实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王大成从椅子上站起来道:“司令,你的胆子怎么被共产党吓得越来越小了,兄弟们哪个是怕死的,哪个不是提着脑袋讨生活的。你带领一部分兄弟在少普方向设伏接应。我留下来营救老爷子。”
这时,皮合清说:“珠藏新街火草坝这地方,好隐蔽,要打就打,要撤就撤,我潜伏在这里,见机行事。”
李成龙沉吟了半响说:“老爷子已经被共军活捉,承蒙各位兄弟的信任,由我负责组织营救老爷子,我当负起兄弟们生死的责任,既然共军已布置了强大的兵力押解老爷子进城,而且从县城前来支援的兄弟在凤凰山被缴械的独立营有十几人被俘,共军对我们营救老爷子的行动了如指掌,强行拦截,只有死路一条。按战斗经验来说,共军兵力是我们的几倍,训练有素。我们的兵力是处于劣势,强行去打,队伍一铺开,我们的部队很容易被打散,况且共军已不是当初刚刚进城时的共军,而是曾经参加各样大小剿匪战役,经验丰富。人家用几门大炮一轰,我们就没有了,我的意见是立即撤退。!”
这时,李雄武说:“我带领二百人,潜伏在新街火草坝一带,静候消息,一但有时机,我们实施突袭,你们在少普方向接应!”
此时,一直坐着未发话的杨孝郁说:“司令,皮合清的话不无道理。留一部分兄弟在新街火草坝营救老爷子,另一部分埋伏在往少普、阿弓、白泥方向。如果营救成功,我们带老爷子离开时候,共军肯定会追击,那么你们也好接应我们,伏击追击的共军。如果营救失败,你们也好切断追击我们的共军。”
李成龙又环顾坐在屋里共同商讨营救老爷子的人,一时也想不到好的计策,便说:“好吧,现在,我们也只能如此了。”而此时,解放军押解着李名山等匪众朝珠藏而来,一场苦战正等待着他们。
待续······

《织金文艺》杂志与微信公众号《织金文苑》合作公告
《织金文艺》杂志是由中共织金县委宣传部主管,织金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文艺刊物。微信公众号《织金文苑》作为《织金文艺》杂志纸刊的重要选稿基地,编辑将根据文章的质量,决定是否刊用。所有打赏资金一半归作者所有,一半用于公众号运营,以及部分优秀作者的稿费支付。
作为织金著名期刊,《织金文艺》杂志拥有良好的品牌影响力,微信公众号织金文苑拥有广大并活跃的原创作者与读者群体。双方在沟通了解的基础上,开展开放合作,线上线下,互联互通,共同提高。打造“互联网+纸媒刊物”的新模式、新平台,为刊物插上网络的翅膀,上升到全民阅读的发展高度。
一、选用文章,为写作者提供发表平台
目前,许多草根写作者的优秀作品只能散见于网络上,缺少发表平台。微信公众号《织金文苑》不定期选登杂志刊发文章于微信公众号织金文苑。《织金文艺》杂志还可从中筛选,择优登录于杂志栏目中。对刊登于《织金文艺》杂志的稿件,稿费标准按杂志规定稿费发放。
二、推荐新书及书画作品,为出版者及购买者提供促销平台
当下,许多写作者呕心沥血之作,出版后不能进入书店书架,缺少发行渠道。
对于活跃于微信公众号织金文苑的写作者,如出版有优秀作品,织金文苑微信号可免费为其推广促销。对于符合杂志定位和读者需求的作品,《织金文艺》杂志可从中择录部分文章发表。
欢迎关注《织金文艺》杂志合作微信公众号:zhijinwy ,随时了解用稿信息。
投稿要求:
1、小说不超1.5万字。
2、原创散文、随笔、游记等不超过5000字。
3、原创现代诗歌1-6首,150行以内。古体诗10首以内。
4、书画作品5幅以上。
5、来稿请附作者简介一份(100字以内)、个人生活照片一张。(作品与个人简介请以word文档形式,编辑在同一个文档中,图片请以附件形式发送。)
6、来稿时请在主题栏注明“织金文苑投稿+姓名+作品题目”。不愿被修改请注明。
微信公众号投稿邮箱:1032086441@qq.com
微信公众平台名称:织金文苑
微信公众号:zhijinwy
主 编:王大勇
编 辑:黄 凯 李朋军 孙 宇 张 松
杜世钧
欢迎您把自己发表的文章转发朋友圈
让你更多朋友阅读和关注微信公众号《织金文苑》
延伸阅读
《织金文艺》杂志征稿启事
织金文苑 ll 斯拉河游记
织金文苑 ll 夜行有感
织金文苑 ll水依恋歌
织金文苑 ll诗海拾贝:干河古道
民俗风物 ll 漫话织金“抢状元 ”

上一篇:张韵凝萌宠们穿新衣过新年,祝大家狗年旺旺旺-毅山制造

下一篇:张钰凰董酒珍酿20,相约酒仙网震撼首发! 新品-酒仙网订阅号